極端組織“伊斯蘭國”16日發佈處死人質視頻後,知情者從沒有蒙面的行刑者中找出多個“熟悉面孔”。隨著視頻的廣泛傳播,“伊斯蘭國”(IS)的國際“殺戮軍團”成員的真實身份逐漸浮出水面,據信包括兩名法國人、兩名英國人和一名德國人。
  一些政治分析師認為,讓更多西方極端人員參與到殘忍行刑視頻中,或許反映出這一極端組織的對外宣傳新動向。
  另外,第三名美國人質的遇害,迫使奧巴馬政府啟動對美國涉恐人質政策進行“從上到下”的全面審查。
  綜合新華社 《中國日報》
  18日,法國內政部和巴黎檢察官均證實,“伊斯蘭國”處死美國人質的視頻中,十幾名劊子手中,有一個是一位土生土長的法國青年。他就是來自諾曼底的22歲的馬克西姆·奧沙爾。當這一消息傳到了他的家鄉時,親友和昔日同學一片震驚,因為他一直是人們心目中一個樂於助人的“好孩子”。而更感到震驚的則是法國社會,他們對一個“好孩子”變成了一個十惡不赦的劊子手則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地道法國人 別人眼中的“好孩子”
  據法國媒體披露,現年22歲的馬克西姆·奧沙爾出生併成長於諾曼底一個只有3000多人的小村莊裡,小村落民風純樸,相互之間來往密切,幾乎人人都認識他,因為他總是顯得彬彬有禮,特別是助人為樂這一點。
  他的伙伴們說,馬克西姆·奧沙爾什麼都喜歡做,尤其是喜歡機械技術,比如替人修理輕型摩托。一對老年夫婦也表示說,馬克西姆常常到他們家和他們的孫子一塊玩耍。長大後,他的行為舉止也無可指責,“剪花園的草,砍木頭。和朋友們一道過節狂歡。”老人說。
  一個法國土生土長的年輕人瞬間變成“伊斯蘭國”的劊子手,這對法國人來說是個無法接受的殘酷現實。這是因為馬克西姆·奧沙爾並非移民的後代,而是祖祖輩輩就生活在法國的法國人。
  據悉,和馬克西姆·奧沙爾一起上高中的是村長的兒子菲律浦。菲律浦一開始什麼也沒有發覺,覺得他一切都很正常。
  然而,馬克西姆就是在讀高中時改信伊斯蘭教。他的生活從此徹底改變。他突然間留起長長的鬍鬚,穿上連帽袍。但誰也沒料到他有一天會成為“伊斯蘭國”恐怖組織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
  短短幾年,一個樂於助人、只有22歲的青年變成了“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的凶殘的劊子手。甚至他在參與砍殺、勒死敘利亞俘虜的時候都沒有蒙面,其殘忍程度令人咋舌。
  一對鄰居老夫婦仍然不相信這是真的。他們痛心地說,“他(馬克西姆)不是那種作惡的人,肯定被人家服了毒、洗了腦”。兩位老人在這座村莊已生活了40多年,從馬克西姆出生到成長的所有細節他們都清楚。
  然而,遠非這些家人與鄰居對此感到震驚,事實上整個法國都感到了詫異,他們對一個“好孩子”變成了一個十惡不赦的劊子手則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誰造成了這一切呢?
  為何蛻變
  網絡內容良莠不齊
  部分青少年黑白不明
  2013年夏天時,馬克西姆從巴黎出發前往敘利亞,他很快就被編入極端組織的隊伍,並且開始接受訓練。馬克西姆到敘利亞後,並沒有隱藏自己的身份,而是顯得極其高調與自豪。2014年3月他在“臉書”上公佈了身著“伊斯蘭國”恐怖組織軍裝的照片。7月份,他還在該組織大本營拉卡接受了法國BFM電視臺的採訪,宣稱自己效忠了“伊斯蘭國”。一個月後,他在“臉書”上鼓勵其他法國人加入“伊斯蘭國”組織。他宣稱,“這一切都是我自己決定要做的”。他說:“別人想我背後肯定有一位大師在操縱,在灌輸,其實不是,我誰也沒有遇到,我倒是希望見到一個兄弟。”他補充說,對他和戰友來說,最高獎賞就是殉教。
  法國警方在今年8月底對他發出了通緝令。
  法國社會學家指出,過於自由的網絡以及其中良莠不分的內容令這些涉世不深的青少年是非不分,黑白不明,繼而對暴力頂禮膜拜。尤其是在他們遭到了個人的挫折時更需要尋找一種精神上的寄托,此時來自極端組織的說教不失時機地介入,成為影響他們的關鍵因素。
  英國醫學院學生疑似現身行刑隊
  父親:我不會原諒他
  據英國《每日郵報》17日報道,英國公民艾哈邁德·穆薩納稱,行刑者中有一人看上去像是自己已經離家前往敘利亞的兒子納賽爾·穆薩納。
  “我不能確定,但他看上去像我兒子,”這名57歲的父親說,難以理解兒子為何赴敘利亞參加極端組織,“他一定精神有問題”,自己不會原諒他。
  納賽爾·穆薩納現年20歲,是一名醫學院的高才生,今年6月時已經出現在極端組織發佈的一段視頻中,呼籲同伴加入“伊斯蘭國”。
  艾哈邁德·穆薩納回憶,納賽爾和弟弟阿西勒在家鄉加的夫市受到極端思想影響,哥哥最先前往敘利亞與極端人員一起接受恐怖培訓。在6月發佈的視頻中,納賽爾聲稱將在回到英國後運用自己學到的恐怖“技能”;弟弟阿西勒不久也前往敘利亞。
  英國外交部17日說,他們正在鑒別視頻中貌似納賽爾·穆薩納的行刑人員身份。
  宣傳新動向
  不斷挑釁 “伊斯蘭國”越來越極端
  西方國家情報機構估計,前往敘利亞和伊拉克參加極端組織的西方國家極端人員有數千人,其中法國公民在歐洲國家極端武裝人員中的占比最高。
  根據法國情報部門估計,大約有1000名公民參加各類極端組織,其中95人面臨正式指控。
  《每日郵報》援引分析師的話報道,與先前行刑視頻相比,最新視頻將10多名敘政府軍士兵的集體行刑過程完全展示出來,而且讓包括西方國家極端人員參與其中,反映出這一組織期望激起外界更強烈的反應。
  一些軍事分析師認為,這種更極端的展示可能旨在激起西方國家對“伊斯蘭國”發動一場全面戰爭,而“伊斯蘭國”認為自己能贏得這場戰爭。
  安全分析師查利·溫特認為,“伊斯蘭國”最近受到西方國家空襲壓力,決意發佈比先前更加血腥的視頻,可能希望展示其毫不畏懼的態度。
  “他們現在的日子不好過,”溫特說,“這是一種不妥協和挑釁的信號。”
  影響重大
  奧巴馬政府可能調整人質應對政策
  第三名美國人質卡西格的慘死在美國社會引起極大震動,有批評人士斥責,政府部門內鬥不斷、白宮領導缺位致使談判滯後,是造成被海外恐怖組織擄為人質的美國公民接連遇害的重要原因之一。
  據美國新聞網站“每日野獸”17日獨家披露,迫於輿論壓力,美國政府終於下令全面審查該國涉恐人質政策。報道稱,此次審查將聚焦於“人質家屬參與、情報搜集和外交接觸政策”等方面。
  “鑒於美國公民在海外被俘事件不斷增多,”美國國防部負責政策事務的副部長克裡斯汀·沃姆斯上周寫信告知國會議員鄧肯·亨特,“總統已於近日下令審查相關人質政策。”亨特是眾議院軍事委員會成員,曾多次向奧巴馬政府施壓,要求其採取更多措施解救被IS等恐怖組織擄為人質的美國公民。
  隨著卡西格被殺,IS已經公開宣佈斬首了5名西方人質,但據外界所知仍有2名西方人遭其扣押,他們分別是英國記者約翰·坎特利和一名26歲的美國女子。  (原標題:法國好孩子變成劊子手)
創作者介紹

傢俱家飾

tr76trgjh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